他是我的全部

他是我的全部HD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周杰伦一首歌歌词全部是他名字,谁知道??给我啊

我想你说的是《爸,我回来了》歌词是我听说通常在战争后就会换来和平为什么看到我的爸爸一直打我妈妈就因为喝醉酒他就能拿我妈出气我真的看不下去以为我较细汉从小到大只有妈妈的温暖为什么我爸爸那么凶如果真的我有一双翅膀二双翅膀随时出发偷偷出发我一定带我妈走从前的教育别人的家庭别人的爸爸种种的暴力因素一定都会有原因但是呢妈跟我都没有错亏我叫你一声爸~爸我回来了不要再这样打我妈妈我说的话你甘会听?不要再这样打我妈妈难道你手不会痛吗?其实我回家就想要阻止一切让家庭回到过去甜甜温馨的欢乐香味虽然这是我编造出来的事实有点讽刺有点酸性但它确在这快乐社会发生产生共鸣产生共鸣来阻止一切暴力眼泪随着音符吸入血液情绪从小到大你叫我学习你把你当榜样好多的假像妈妈常说乖~~听你爸的话你叫我怎么跟你像~~不要再这样打我妈妈我说的话你甘会听?不要再这样打我妈妈难道你手不会痛吗?1234567812345678我叫你爸你打我妈这样对吗干嘛这样何必让酒牵鼻子走~瞎~说都说不听听痛是我们在痛痛不过我还是蛮喜欢《以父之名》的歌词如下微凉的晨露沾湿黑礼服石板路有雾父在低诉无奈的觉悟只能更残酷一切都为了通往圣堂的路吹不散的雾隐没了意图谁轻柔踱步停住还来不及哭穿过的子弹就带走温度我们每个人都有罪犯著不同的罪我能决定谁对谁又该要沈睡争论不能解决在永无止境的夜关掉你的嘴唯一的恩惠挡在前面的人都有罪后悔也无路可退以父之名判决那感觉没有适合字汇就像边笑边掉泪凝视著完全的黑阻挡悲剧蔓延的悲剧会让我沈醉*低头亲吻我的左手换取被宽恕的承诺老旧管风琴在角落一直一直一直伴奏黑色帘幕被风吹动阳光无言的穿透洒向那群被我驯服后的兽沈默的喊叫沈默的喊叫孤单开始发酵不停对著我嘲笑回忆逐渐延烧曾经纯真的画面残忍的温柔出现脆弱时间到我们一起来祷告?#仁慈的父我已坠入看不见罪的国度请原谅我的自负没人能说没人可说好难承受荣耀的背后刻著一道孤独闭上双眼我又看见当年那梦的画面天空是蒙蒙的雾父亲牵著我的双手轻轻走过清晨那安安静静的石板路repeat*,#(仁慈的父我已坠入看不见罪的国度请原谅我我的自负刻著一道孤独)repeat#那斑驳的家徽我擦拭了一夜孤独的光辉我才懂的感觉烛光不不停的摇晃猫头鹰在窗棂上对著远方眺望通向大厅的长廊一样说不出的沧桑没有喧嚣只有宁静围绕我慢慢睡著天刚刚破晓



这句歌词是哪首歌里面的阿? (“你不像他把我当全部”。)

歌曲名:现在我很幸福A-Lin(黄丽玲) - 现在我很幸褔 他的手掌有种粗糙的体贴 他在我需要时候出现身边 被你伤的那些 崩溃眼泪 多亏他无私的奉陪 哪天要是和你真的再见面 谁都不要再提醒那一段从前 有些事不面对 反而安心安全 你无权再动摇我的世界 现在我有了幸福 有人照顾 应该知足 你不像他 从不让我哭 可是我越想投入 越是生疏 抱得再紧 依旧止不住那流失的温度 现在我不停忙碌 不断让步 想看清楚 你不像他 把我当成全部 可是爱有时善良 有时残酷 我要如何 爱他像爱你那样义无反顾 哪天要是和你真的再见面 我不会提到最后和他的一切 面对不爱的人 我终于谅解了 曾经你用无言画的句点 现在我有了幸福 有人照顾 应该知足 你不像他 从不让我哭 可是我越想投入 越是生疏 抱得再紧 依旧止不住那流失的温度 现在我不停忙碌 不断让步 想看清楚 你不像他 把我当成全部 可是爱有时善良 有时残酷 我要如何 爱他像爱你那样义无反顾 现在我有了幸福 有人照顾 应该知足 你不像他 从不让我哭 可是我越想投入 越是生疏 抱得再紧 依旧止不住那流失的温度 现在我不停忙碌 不断让步 想看清楚 你不像他 把我当成全部 可是爱有时善良 有时残酷 我要如何 爱他像爱你那样义无反顾 现在我不停忙碌 不断让步 想看清楚 你不像他 把我当成全部 可是爱有时善良 有时残酷 我要如何 爱他像爱你那样义无反顾